我愿用一斤切糕换此生貌美如花

备份

随便写了点,算是沉默的较量衍生吧,要不要打廖晨tag呢?哦,扬言不吃廖晨的我内心几乎是崩溃的,脸好疼

走上天台,在老地方摆着的箱子上坐下来,从一路拎上来的塑料袋里搬出切好的两半西瓜,笑嘻嘻的往熟成沙瓤的瓜里插个勺恭恭敬敬呈给对面

"师傅,吃瓜!"

收回手直接扒了背心扔在旁边,抓过旁边的矿泉水喝两口兜头浇下来,甩甩脑袋上的水搭个毛巾,这才老老实实的搬起自己的半个瓜大勺大勺的往嘴里塞

"卖瓜那老头儿果然没骗我,这瓜真甜!师傅你吃点呗,今天可是休息啊,又没执行任务,白天吃个瓜不算错吧?嘿嘿…哎哟"

边吃边说的畅快,一个不小心红红黏黏的西瓜汁就从嘴角溜了出来,不好意思的抓起搭在脖子上的毛巾胡乱抹了一把嘴角和下巴,埋头继续跟西瓜奋斗,皱了皱眉

"对了,师傅你当年怎么把那房东家的闺女搞到手的,刚才我从楼下上来听说那女的还没嫁呢,没看出来师傅你够厉害的啊,那女的跟茅房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哎师傅别打别打我换个说法还不行…呃,反正就那么难啃你都能啃的下来,晓宇真真儿佩服…啊说起这个来,上次我妈没打招呼忽然来我宿舍你猜怎么着,发现当年你给我买的那个D cup的红色胸衣了,哈哈哈哈哈哈,以为我找女朋友了给老太太乐的,我这一通解释啊到最后老太太终于发现我穿的正合适的时候差点没吓出个好歹来,得,还不如让她误会着呢,这回让她相信她儿子真不是变态用了我整整一下午时间…"

皱着脸撇着嘴继续埋头舀那吃的差不多的瓜,又是长时间的沉默,咬咬嘴唇,一勺一勺的戳着瓜瓤,再开口声音便带上了几丝委屈

"师傅你怎么都不说话啊,是不是又嫌我烦了…第一天开始你就嫌我话多我知道,可是我就是乐意跟你说话嘛,一说就停不下来…师傅,你跟我说句话好不好,就一句…"

视线模糊中几滴水珠从聚集的下巴直直砸进瓜皮中积攒的一小滩西瓜汁水里,吸吸鼻子拿手背蹭蹭眼角

"师傅,哪怕再让我跟一次完整的案子也成啊,我真的挺不错的,第一次见面我就说了,自己优秀成绩毕业不是白来的…我才跟你出了一次案子,徒弟还没学会呢你就撒手不管了,你说有你这么不负责任的师傅嘛…"

哽咽的再说不下去,掌心狠狠的压在泛红的眼圈上,强迫自己平静一些,把露出浅白的瓜皮放在一边,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歪头看看自己被将要落下夕阳斜拉出的长且细的影子,胳膊搭在膝盖上,脑袋靠上去,声音便有些闷闷的

"师傅,张队退了,就上个月的事儿,我,我明天也要走了,去别的地方,离这儿挺老远的,以后就不能常来看您了,师傅,我走了没人陪你说话,你会不会觉得没意思啊……其实你在偷着乐吧?我就知道,没我整天来叨叨着烦你你指不定多开心呢…"


远处高楼间被割裂的阳光折射出最后刺眼的金色光线,终于沉入黑暗


"师傅,晓宇好想你…"








师父这个词是有人专属的,于是用了师傅这个词,真的不是食堂大师傅啊!真的相信我orz

评论